液压机,油压机,压力机的领航者滕州众友

加入收藏         站内地图
咨询热线:400-631-1784
您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中心 > 正文

你不愿意摊在阳光下的秘密,谷歌都知道

点击数:   录入时间:2017-10-25 【打印此页】 【关闭
摘要: 人心里都藏着秘密的一面,甚至在面对匿名调查时,我们也不会交出完全诚实的答案。但这并不代表我们的秘密就没人套得出来。当百度、谷歌之类的万能工具沉默地向我们打开方便之门时,我们就会毫无顾忌地将心中的疑问、 ...
人心里都藏着秘密的一面,甚至在面对匿名调查时,我们也不会交出完全诚实的答案。但这并不代表我们的秘密就没人套得出来。当百度、谷歌之类的万能工具沉默地向我们打开方便之门时,我们就会毫无顾忌地将心中的疑问、欲望、阴暗……都和盘托出,并在虚拟世界中留下擦不掉的痕迹。将这些痕迹汇总在一起,就得到了一份最为真实可靠的“人性调查报告”。虽然面对人性的真实时会让人感到极为不适,但数据科学家 Seth Stephens-Davidowitz 却认为,了解真相恰恰是解决所有问题的第一步。

原文原载于《卫报》,原标题为 Everybody lies: how Google search reveals our darkest secrets,作者 Seth Stephens-Davidowitz,虎嗅编译(有所删减与浓缩)。


编译者 | 成长的人生


真相是人人都说谎。谁都不会实话告诉别人,自己在回家路上喝了多少酒;不会说出周身衣履的真实价格;也不会让别人知道自己压根没读过某本书……没病的时候请病假;对转眼就会忘的人说“常联系”;不爱的时候说“爱你”;已经重度抑郁了还说“挺开心”……对人对己,我们都不诚实。

甚至我们已自欺欺人到在接受匿名调查时也不说实话了。不信来测:


考试时你做过弊吗?

幻想过杀死某人吗?

以及,你有没有因受怂恿而撒过谎?

……


果然,果然,许多人都没有交实底儿。原因简单得很,只要面对的是他人,我们就希望看起来形象良好。这种心态被称为“社会期许偏见”(social desirability bias)。

其实早在 1950 年就有报告指出:由于调查对象常怀有上述心态,匿名调查这种手段已经不再可靠了。如今六十多年已经过去,这一结论还成立吗?

当然成立。这六十多年改变了整个社会的价值观,却没有改变人们时刻想伪装自己的习性。就如最近,有人针对马里兰大学学生做了份匿名调查,将学生们给出的答案与学校官方提供的记录做了对比,结果令人大摇其头:实际情况是,足有 11% 的人以低于 2.5 GPA 的成绩毕业,但承认这一点的只有不到 2%;只有 28% 的人去年曾向母校捐过款,但在调查表这一栏上打钩的人却有 44%。


一个真相是:接受调查时环境越私密,人们越诚实。因此,在“所得结果真实度”的排名上,网上调查要高于电话调查,电话调查要高于面对面调查。但注意了,凡是涉及到敏感话题的调查,没有一个结果是不掺水的。原因很简单:只要有双眼睛在窥探,就没人乐意和盘托出!

这种情况下,我们到底该如何获悉人们真正的想法和行动呢?答案是:靠大数据。有些线上资源已经成功地挖到了人们素日不愿承认的隐情,譬如,谷歌搜索就是其中的佼佼者。

面对这个从无喜怒的 Google 标志,人们纷纷放心地埋首于此,竞相输入着心底的绝密。说来好笑,本来 Google 的诞生是为了方便人类了解世界,不是为了方便研究人员了解人类,但结果,我们还是成了显微镜下的样本——因为搜寻答案时留下的蛛丝马迹,我们变得昭然若揭。

过去四年来,我一直在分析谷歌收集的、那些浩如烟海又无名无姓的数据。精神病、性怪癖、流产、宗教、健康……二十年前还无从谈起的数据存储,让人类的另一面在我眼前日益昭彰。如今我已然确信:谷歌历年来收集的搜索痕迹,是所有关乎人类心理之资料的收集结果中,最重要的收集结果。


关于性的真相

多少美国男性是同性恋?这是性学研究常常触及的话题,也是最难回答的问题。上世纪四五十年代,知名性学家阿尔弗雷德·金赛曾根据那些反复以服刑者和性工作者为采样对象的调查报告,估计称约有 10% 的美国男性是同性恋。如今的心理学家们认为,金赛以上述方式取得的数据并不准确(或许吧);根据他们通过新型调查方式取得的结果,美国仅有 2%——3% 的男性是同性恋。但他们忘记了,“性取向”是个敏感话题,不管采用的调查方式多么私密,人们都可能在这一话题上撒谎。